夜夜夜叶

一只小透明

鼠绘和马克笔

我姐让我写周叶一生推
我听了
出来的时候
我俩都大喊
萤草爸爸😂

【瓶邪】军火 09 10(哨向 中长 未来 he)

赞~

灰崽儿:

09




“你趁手的兵器应该带在身上了吧。”吴邪反手从刀包里拔出大白狗腿,微微俯下了身子。他探出了精神触手,而精神力放出来的第一时间,两人都不由得愣了一愣,没有过结合的哨兵向导大概都不能体会到这种毫无芥蒂的通感。




共享的信息过于庞大,张起灵不得不花一点的时间去消化一下脑内的信息——太精准的数据对于以本能行动的哨兵来说是个全新的体验。




他不会低估这次的训练难度,谨慎起见,他还是从空间里调出来了黑金古刀。




吴邪在旁边看张起灵凭空抽出了一把黑刀,就推测张起灵应该带了空间器在身上,他嫉妒得牙痒痒,要知道空间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,军功累积到一定程度才会被上级奖励空间器。更何况从那闷油瓶子的情绪波动上来看,他根本没有一点秀优越的意识在,只管把它当成是一种实用物,而并非荣誉。




张起灵顺着抽出刀的力道挥了几下,刀锋划破空气发出“咻咻”的声响,他手提着刀,全神贯注得关注所有方向传来的动静。




“嗡——”一声轻微的蜂鸣响起来,几乎是同一时间,吴邪大吼一声:




“左边!”




张起灵没有迟疑就扑过去了,脚下一个滑铲先抡倒两个,手上的刀也紧接着挥动出去。起身的动作很迅速,他微侧用手肘击倒一个,然后正面拧住了砸来的拳头。




背后传来的温度是张起灵没有过的体验,他总是一个人。




因为身后的这个人,他可以随时清晰得感觉到来自四周的动向,从而做出有效的攻击或者防御动作。




“小……!”吴邪的话刚刚喊到一半,张起灵就已经向旁边侧身弯下腰躲过一击。




吴邪这才反应过来两人已经临时结合了,有了这种可以称之为心有灵犀的技能,有些动作根本不需要口头提醒,就能很好得传递给对方。




接下来的动作根本就是行云流水。




吴邪抓紧大白狗腿,这种括刀并没有多少人使用,但因为他的特点完全符合了吴邪的需求,于是被常年佩戴在身上,但其实被吴邪真正使用过的机会屈指可数。




训练室的模拟对象基本是哨兵,所有攻击的力量大的惊人,更何况选用的模式是困难。吴邪没有那么有勇无谋,敢于与这么多哨兵硬碰硬,他以格挡为主,技巧性的攻击为辅,拼了全力只管不拖张起灵后腿而已。




精神体的使用在训练室是被允许的,云豹和黑豹的战斗方式也不相同,埋伏是云豹的特长,一击毙命是它的本事,黑豹更倾向于正面的突破。野兽的兽性爆发起来就没有原来的乖顺模样了,两只兽的兽瞳闪烁,一次次得把犬牙埋进人类脆弱的脖颈。




两边的小战局打得异常激烈。




长久的车轮战并不是吴邪所擅长的,他开始焦虑自己能不能撑到最后,新编的模拟程序还没有出现,但先察兵的攻击又凶又猛,几乎要耗光他的体力。任何一点儿疏漏在这时都有可能造成失败,吴邪咬了咬牙,抬手挡住左侧袭来的刀锋,力道震得他手臂发麻。




手垂下来的时候吴邪就暗叫不妙了,虽然挡住了主要伤害来源的左侧刀袭,但他能感觉到右侧袭来的劲风,却不能把格挡的动作衔接上。




他并没有出声,此时影响为主要战斗力的哨兵并不是最好的选择,训练还没有结束,他只能选择挨下这一拳。




意料中的打击没有出现,张起灵用刀背挡下了这一拳,随后一推把先察兵掀了出去。




四周突然安静下来。




张起灵看着用力过度手微微发颤的吴邪,淡淡地说:




“你做的够好了。”




吴邪稳了稳手,空气中平稳冷静的哨兵信息素让他好受了一点,尽管知道不用提醒,他还是说了一声:




“嗯,准备一下,已经到最后了。”




10




训练室的墙壁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,可以防止哨兵闹得太过以造成不必要的损失,四周吸光材料显现出黑黝黝的一片。张起灵不知道最后的目标会从哪里出现,他可以感觉到吴邪给他加辅助用的“网”铺得更周密了,可以肯定的是,只要目标一出现,他会在第一时间发起攻击。




张起灵动作忽的一顿,神情凛凛,用力一拧腰,在“网”还没来得及做出判断的时候先推开了吴邪,自己也向反向扑跃卸掉力道,而目标就恰好刷新在两人中间。




“退到墙边上去!”




“卧槽!!”吴邪被张起灵推了个措手不及,只来得及爆了个粗口,向着墙面的方向就地滚开。




他实在是没有料想到自己的人品能差成这样,也没想到张起灵的直觉会比数据分析的的还要好用,在危险面前,本能让他听从了这个临时结合的哨兵的话。




吴邪背靠着墙,看着张起灵已经和那模拟目标缠斗在了一起。对于手上有刀的张起灵来说,那目标依旧显得有些棘手,对方速度力道都是强得惊人,这也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招式简单的缺点。




但好在张起灵的技巧性动作要多得多,双方交手了几个来回后,他就基本摸清楚了基本的招式套路,开始寻找漏洞。




吴邪背靠着墙,一边关注张起灵那边的情况,一边注意周围的动向。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结束。前一阵的先察兵虽然已经清过一波,但在最后的时间里还会被系统随机刷出来,要想通过训练,就必须保证张起灵不受干扰。而作为张起灵的搭档,现在吴邪的责任就是清理掉妨碍张起灵的一切因素。




他握紧括刀,用另一只手替云豹顺了顺毛:




“咱们也该上了。”




吴邪离开墙边,和云豹一起向刚刚刷出来的先察兵冲过去,云豹奔得更快,惯性的作用让它直接把那先察兵扑倒在地上,吴邪随后对着他的脖子补了一刀。




他转头去望张起灵,张起灵也正好看过来,吴邪停顿了一会儿,扭过头扑向第二个先察兵。




“专心一点,我说过背后交给我。”张起灵听见吴邪好听的声音响起来,随即尾音慢慢消失,脑海中又很快沉寂下来。




张起灵盯着对面的目标,随即又迎了上去。




“好。”吴邪第一次听见张起灵在他脑海里发出的声音,简洁明了,低低的嗓音带着让人安心的感觉。




他笑了笑,手上动作不停,抬手把刀扎进了先察兵的胸膛。




张起灵在打斗过程中移动得很稳,脚下的动作几乎没有影响到他的攻击动作,遇到几乎不可能避开的攻击,他的身体在旁人看来能扭曲到不可思议的状态,就像是卸了几个关节后才能达到的柔韧度,因而顺利地避开攻击。




先察兵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,吴邪应对起来麻烦了很多,他不得不提醒张起灵加快动作:




“小哥,你用大招啊!”




张起灵轻啧了一声,错身躲开了目标的纠缠,转而向吴邪这里跑来,他提着刀,身上流畅的肌肉收缩得非常有力量的美感。




他利落的挥刀砍了吴邪前面的兵,两人身高差不多,张起灵就顺着力道,几乎是用撞的,碰上了吴邪的嘴唇。




张起灵的力道大得惊人,吴邪瞬间感觉到了嘴里弥漫开的血腥味,才反应过来张起灵是在补充向导素,提高肌肉的兴奋度。而张起灵很快放开了他,继而向训练室的墙边跑去。




张起灵微微放低了身子,然后助跑蓄力踩上了墙角的左边,随即又蹬上了右边。做了这几个动作以后,目标已经来到了跟前。




张起灵双脚一发力,身体向后,从目标头上翻了过去,在空中将刀掷了出去。




落地时,古刀已经插进了目标的后颈,透了个对穿,把他钉在了墙上。




tbc


打架的戏份放在一起!


昨天没更因为没摸到电脑【拜拜


今天补上!


顺便你们吃不吃盗墓笔记13年贺岁篇小张哥X蛇祖的cp啊


我是真的【。


好喜欢张蛇这cp【。要是你们吃的话我就发粮了,不吃我也懒得发qwq

(^з^)-☆棒棒噠

木火:

晚上摸个伞……

第一次画板绘辣鸡板子就没笔压………而且发上来老是横向压缩图像是怎么回事啊……

昨天排行榜第一今天排行榜第二的是白小福大大诶☆*:.。. o(≧▽≦)o .。.:*☆